欢迎访问长河历史网,我们为您提供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历史解密、风云人物、野史秘闻、老照片、文史百科、历史问答版块相关内容,每天更新,请收藏关注哦

贾氏水浒传_贾氏:《水浒传》里死得最冤的女人?

时间:2019-06-19 20:40:58编辑:长河历史

null

《水浒传》是一部男人写的男人书,里面不多的女性,大多没有好的人设,也就谈不上好命。其中被冠为“四大淫妇”之一的卢俊义妻子贾氏,更是书中死得最冤屈的女人。她没有毒害亲夫,出轨也未必出于自愿,但最终落得是被亲夫一刀一刀剐了,虐死程度令人发指。在这个悲剧女人身上有许多耐人寻味的“谜团”。

一、贾氏和李固平时到底有私情吗?

贾氏和管家李固的私情是燕青被逐后遇见卢俊义时说的。卢俊义第一反应是:“我的娘子不是这般人,你这厮休来放屁!”他信任“一日夫妻百日恩”的老婆,不容别人言语上的玷污,说明贾卢二人平时感情不错。“燕青又道:‘主人脑后无眼,怎知就里?主人平昔只顾打熬气力,不亲女色,娘子旧日和李固原有私情,今日推门相就,做了夫妻。主人若去,必遭毒手!’”燕青这话有两层意思:卢俊义像其他好汉一样,“只顾打熬气力,不亲女色”,冷落了妻子,难保妻子不生外情;第二是,贾氏已和李固“做了夫妻”,下面就是要踢开卢俊义这块绊脚石,所以“主人若去,必遭毒手”。

卢俊义听后更加怒不可遏,“喝骂燕青道:‘我家五代在北京住,谁不识得?量李固有几颗头,敢做恁般勾当?莫不是你做出歹事来,今日倒来反说!我到家中问出虚实,必不和你干休!’”卢俊义这话是有道理的:卢家在北京已住五代,根基深厚,人脉广泛;李固是个外乡人,流落此地亏卢俊义相救才有今天,就算李固有歹心也得掂量掂量卢家在当地的势力,“敢做恁般勾当?”。话说到这里,卢俊义还是坚持相信自己的发妻。

null

卢俊义的信是有理由的。作为河北福布斯榜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况且卢俊义身长九尺,相貌堂堂,典型高富帅。如此近乎完美的男人放哪个朝代都是女性爱慕的对象,能给卢俊义当老婆那是极其荣光的事。所以卢俊义与其说是相信妻子,不如说是相信自己的人格魅力、财富光环。

再说,能与河北“三绝”之一的“玉麒麟”婚配,贾氏家庭出身、人品相貌也绝非等闲之辈,这是常理(除非老卢口味独特)。卢俊义比贾氏大七岁,出场时二人已做了五年夫妻。在外人眼里,这是一对天造地设的夫妻,十分般配。所以燕青说主母平时就与管家李固关系暧昧,卢俊义当然不相信。

但是燕青为何要如此说呢?分析原因有二:

一是,贾氏平时对李固应该不赖,让旁人有误解。李固是卢俊义器重之人,掌管卢家生意,“一应里外家私,都在他身上,手下管着四五十个行财管干”。作为妻子,贾氏也需要帮助丈夫拉拢这样的人才,目的是更好地为卢家效力。

二是,燕青在卢家地位不及李固,心里有些失衡,不排除嫉妒心作祟。出场时,“李固立在左边,燕青立在右边。”古人以“左”为尊位,可见李固地位比燕青高。李固是实打实为卢家生意出力的,“买卖上不省的”,卢俊义都要问李固。而燕青的价值不过是负责老卢娱乐生活的,他的那些本事都不是“正业”。由此看李固的价值比燕青高,地位也高。燕青跟老卢走得那么近,老卢称他都是“我那一个人”,不称名姓,可见在家中燕青地位不及老李。

null

燕青说贾氏与李固平时就有私情,很大可能性是燕青臆想的,只因为李、贾二人把他赶出了卢家。

二、贾氏和卢俊义的感情到底怎样?

贾氏一共出场三次,第三次就被卢俊义剐了。从前两次出场看,贾氏对卢俊义还是有感情的。

当卢俊义听信吴用谎言,要去东南方一千里地“避难”时,贾氏劝夫:“休听那算命的胡说,撇下海阔一个家业,耽惊受怕,去虎穴龙潭里做买卖。你且只在家内,清心寡欲,高居静坐,自然无事。”从这里也能看出,贾氏如果与李固平时就勾勾搭搭,她应该巴不得丈夫出远门去,就像潘巧云利用丈夫值夜班与情人私通。

贾氏说得不无道理,但得到的却是卢俊义一句:“你妇人家省得甚么?......我既主意定了,你都不得多言多语!”贾氏在丈夫面前没有话语权,这不是贾氏个人问题,这是整个封建社会大环境“男尊女卑”观念造成的。

等到夫妻两人再相见时,贾氏已与李固“推门相就,做了夫妻”,可是从贾氏对卢俊义的“丈夫”称呼中,可见她心里还有这个人。

在公堂上,贾氏道:“不是我们要害你,只怕你连累我。常言道:‘一人造反,九族全诛。’”“丈夫,虚事难入公门,实事难以抵对。你若做出事来,送了我的性命。不奈有情皮肉,无情杖子。你便招了,也只吃得有数的官司。”这话虽然凉薄,可是对于贾氏一个弱女子来说,惜命是正常的,她怕的是卢俊义真与梁山泊勾结自己受到牵连。从这里也可知贾氏为何与李固在一起,她一切出发点都是为了活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这也怨不得贾氏。

null

三、为何说贾氏死得冤屈?

贾氏与李固“做夫妻”是她在权衡了一番利害之后的无奈选择。

没有了丈夫(以为卢俊义在梁山泊不回来了),贾氏一个人将面临“海阔一个家业”,各种错综复杂的事务又该如何处理呢?

贾氏不是女强人,不能像《那时花开月正圆》里的周莹那样独自撑起家族事业。她平素也没参与过丈夫的生意,她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个豪门贵妇。

当平静如水的生活突然出现问题时,她难免一筹莫展,不知所措。李固正好是帮他处理这些事的最佳人选。平时李固忠心可嘉,深得老卢信任,把家业托给李固是最佳选择。贾氏从内心来讲并不是移情别恋,而是不得不选。对于李固来说,把卢家家业继承人(贾氏)弄到手就等于吞并了卢家家财,福布斯榜上的卢俊义就得更名了。

那么贾、李二人把卢俊义告到公堂又该怎么讲呢?现在卢家当家作主的已经是李固了,贾氏只是附属品。对于这种如同菟丝花样的女人,她从来就没有自主权,只能依靠男人。她考虑的不过是出于本能的“保命”,怕万一卢俊义真的有事受到连累怎么办?可以说她私心重,但她思考问题的角度绕不开她的处境。如此思考和解决问题站在贾氏立场上看,也合情理。

null

她又为何驱逐燕青?这大概也不完全是她的主意。她从来都不是个有主见的人,既然现在是李固当家,李固想怎样就怎样吧。贾氏没有意见,即使有意见又能怎样。

贾氏的下场是可悲的。追根究底她的悲剧是整个封建时代女性的悲剧。

参考资料:《水浒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