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长河历史网,我们为您提供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历史解密、风云人物、野史秘闻、老照片、文史百科、历史问答版块相关内容,每天更新,请收藏关注哦

糊涂和明白_宁跟明白人打一架,不跟糊涂人说句话_朱熹

时间:2019-06-15 22:01:35编辑:长河历史

原标题:宁跟明白人打一架,不跟糊涂人说句话

和聪明人的较劲,是智慧的碰撞,是借用他山之石琢磨自身;

和糊涂人的纠缠,是自我损耗,是投鼠“毁”器的不智之争。

和聪明人辩论,是头脑风暴

聪明人之间的争吵是什么样的?

我们现在常用“既生瑜何生亮”来表述自己棋逢对手,而在南宋时期,就有这么一对“瑜亮”——理学大家朱熹和心学大师陆九渊!

他们之间最著名的“瑜亮之争”,便是对心学和理学的学术争论。

朱熹的好友吕祖谦为了调和两人的分歧,在江西上饶的鹅湖寺,邀请他们会面,于是便有了中国历史上最负盛名的哲学之辨——“鹅湖之会”!

这二人都是了不起的哲学大师,聪明人之间的打架,向来是智慧的碰撞,犹如绝代宗师之间,已经不需要拳脚过招,而是比拼“内功”。

两人分别以自己的学说,为“人应该怎么学习、做事”做理论指导。

朱熹的理学提倡:

“人应该格物致知,先有经验和学习,进而才能规范人的行为意识,从而成为一代圣贤。”

所以,人有欲望容易变坏,要束缚人性,只有经过修行以后才能做到发乎于心。

而陆九渊的心学却认为:

“本心为善,心即是宇宙最本源的东西,只要心的出发点是好的,不忘本心,才是为人处事之本。”

他说,人欲也是心的一部分,只要心是善的,那么遵从善心做出来的事,肯定也是好的。

两人都坚定自己的观点,互不相让,在鹅湖激辩三天三夜。

这一架“打”得酣畅淋漓,最后是陆九渊的心学略胜一筹,两人不欢而散。

虽然是“不欢而散”,而且以两人为代表的学术分歧,也一直延续到今天,但聪明人之间的切磋,向来是智慧的碰撞,是集思广益的头脑风暴!

所以,这次的切磋,让两人更加惺惺相惜。

后来朱熹开办白鹿洞书院时,还邀请陆九渊进行了第二次辩论,后称“南康之会”。

辩论之后,陆九渊还当了书院的客座教授,从而成就了一段佳话。

和糊涂人争吵,是自我损耗

和聪明人争论叫“头脑风暴”,和糊涂人辩解却是“人间风暴”。

《论语》中记载了一个关于“三季人”的故事——

有一天,孔子的学生子贡接待了身穿绿衣的人,那人道:“我想请教夫子,关于时间的问题。一年有几个季节?”

子贡想这个简单,便答:“四季。”

这样世人皆知的常理,却被绿衣人斩钉截铁地反驳,“一年明明只有三季!”

一年怎么会只有三季?

于是,子贡和绿衣人争了起来,但一直从早上争论到中午,谁都没能说服对方,直到孔子出面调停。

孔子了解详情后,却说一年只有三季!

绿衣人听此,大笑而去。

子贡疑惑不解:“可是,一年的确有四季啊?”

孔子摇摇头笑道:

“那人一身绿衣,分明就是田间的蚱蜢。蚱蜢是春生秋亡,一生只经历过春夏秋三季,他的世界根本没有冬天。”
“你跟这样的人,就是再争上个三天三夜,也不会有结果的。你虽然吃了个亏,但也长了个大教训!”

听完,子贡立刻明白了:

和糊涂人说话,只会越说越糊涂,白白浪费了时间和精力,却毫无进益。

这在心理学上,叫做“自我损耗”,而自我损耗过度,终将走向自我灭亡。

《水浒传》里“杨志卖刀”,正是如此——

杨志卖刀的时候,遇到了糊涂人牛二,牛二死缠烂打,非让杨志证明自己的刀是真的宝刀。

于是杨志无奈地挥刀砍铜剁铁,证明宝刀削铁如泥。但牛二仍旧不放过他,杨志又被逼证明宝刀“吹毛得过”。

最后在牛二的百般刁难下,杨志的耐心被消耗殆尽,便一刀杀了牛二,以证宝刀“杀人不见血”。

正如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所说:“使人疲惫的不是远方的高山,而是鞋子里的一粒沙子。”

牛二就是杨志鞋里的那颗沙子,看似不起眼,却让他过度的耗损,最后将逼入绝境!

常与同好争高下

不与傻瓜论长短

《增广贤文》中说:“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

朱熹与陆九渊在鹅湖寺辩论的时候,两派学术见解争持不下,陆九渊甚至指责过朱熹“支离”,而朱熹也曾讥讽陆九渊的“心学实乃禅学”。

两人虽因各自立场辩护争持,以至互相嘲讽,不欢而散,但也结下极深厚的友谊,至此书信往来,论辩不休。

和聪明人“打架”、争论,是把道理越辩越明,智慧越争越多,以至于后来有了“理学”与“心学”两大派别。

伟大的成功,需要伟大的对手,和聪明人的争论与切磋,往往更能磨砺自身。

《诗经》上讲“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也正是这个道理。

但《论语》上也说:

“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有些人能够与之辩论,力争在切磋中得到进步,但有些人却并非如此。

评剧《杨三姐告状》的二四回里,有这么一段话:

“我们这位兄弟是个浑人, 心眼儿直,又会武术。
真要把他惹火了,他打你老一顿,就算把他拉到官府,把他押了起来,你老不是也挨了打吗?
依我说,宁跟明白人打一架,不跟糊涂人说句话。”

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就像《庄子》曾说过的“夏虫不可语冰”。

对方若是“三季人”“牛二”之类的糊涂人,你跟他摆事实讲道理,他跟你撒泼无赖挥拳头。

他用自己的死皮赖脸,来挑战你的理智和自控能力,一旦稍有不慎,就会祸及自身。

俗话说得好“敬君子方是有德,怕小人不算无能”。对于这样的糊涂人,宁肯敬而远之,不沾不惹。

正如寒山问拾得:

“世间谤我,贱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答曰:

“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这里的“你且看他”,是“欲使其灭亡,先使其疯狂”的暂时忍让,也是一种“夫唯不争,而天下莫与之争”的智慧。

毕竟“欲成大树,不与草争,将军有剑,不斩苍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