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长河历史网,我们为您提供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历史解密、风云人物、野史秘闻、老照片、文史百科、历史问答版块相关内容,每天更新,请收藏关注哦

太平洋战争第六部_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拉包尔战役(十九)_哈尔西

时间:2019-06-22 12:00:58编辑:长河历史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拉包尔战役(十九)

随后哈蒙向哈尔西建议,由格里斯伍德接过岛上美军的指挥权。特纳反对临阵换将,他认为到目前为止,赫斯特的指挥还是值得钦佩和肯定的,贸然撤换将给第四十三师的士气造成重大打击。哈尔西赞同哈蒙的观点,授权他全面指挥新乔治亚岛的陆上作战,在最快的时间内拿下机场。战后哈尔西如此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那种声誉被炙烤的焦味至今仍然让我感到呛喉。”

接令之后,坐镇瓜岛的哈蒙中将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除赫斯特的职务,由格里斯伍德全面指挥岛上作战,赫斯特专职指挥第四十三师。罗伯特•贝特勒少将第三十七步兵师、劳顿•科林斯少将第二十五步兵师第一六一团受命逐次登岛作战。

在中太平洋,尼米兹上将正在谋划攻击吉尔伯特群岛的“电流行动”。根据第五舰队司令官斯普鲁恩斯中将的提议,特纳少将将出任第五两栖作战部队司令官,其第七两栖作战部队司令官的职务将由西奥多•威尔金森少将接任。

因战役正处在胶着阶段且陆上指挥官刚刚更换,特纳认为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无法走开。他给哈尔西发去了一封电报,“基于对威尔金森和我自己的公平考虑,建议由我继续留下来指挥这场作战,直至情况变得顺畅为止。”特纳认为,目前自己到珍珠港仅是从事准备工作,而眼前就有恶仗在打,这对任何一位军事将领都是极大的诱惑。但哈尔西考虑到特纳之前因为换人已经与哈蒙产生了矛盾,继续留下来只能使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对威尔金森也不公平。于是他断然给特纳回电:“鉴于目前太平洋舰队正需要你,威尔金森接替你职务的命令于7月15日正式生效。”就在命令生效当天,郁郁寡欢的特纳从努美阿飞往珍珠港。

其实特纳大可不必如此。美军随后在中太平洋发起的攻势对战争的影响是决定性的,它将使哈尔西在南太平洋以及麦克阿瑟在西南太平洋发起的所有军事行动都黯然失色。特纳随后以第五两栖部队司令官的职务在未来的战斗中攻城拔寨,最终赢得“两栖作战大师”的美誉。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老酒认为100个军迷中知道特纳的至少应该有80个,但知道威尔金森的估计不会超过50人,知道麦克阿瑟第七两栖作战部队指挥官巴比少将的可能更少。

7月份的南太平洋战区除了特纳,还发生了其他一系列人事变动。紧随特纳离开的是所罗门航空队司令官米切尔少将,他的离职是健康原因。在瓜岛任职的四个月里,殚精竭虑的米切尔组织展开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航空作战,其中就包括著名的猎杀山本之役。尽管说起话来轻声细语,但几乎瘦成皮包骨头、满脸皱纹、头顶掉得只剩寥寥几根毛的米切尔在哈尔西眼中是一个“比钉子还要狠”的角色,他在新闻媒体中的形象就像一个乡下土杂店的小老板。两人曾一起参加过空袭东京之役,“我知道我们必须从日本人手中夺取制空权,”后来哈尔西这样说,“这正是我特意把他要来派去瓜岛的原因,皮特(指米切尔)是一个战斗狂人,我非常熟悉他。”因为在中途岛海战中表现一般,米切尔之后一直不温不火。士为知己者死,受哈尔西之邀重出江湖的米切尔在所罗门群岛贡献了自己的一切,他指挥飞行员在4个月内干掉了日军500架飞机,将超过2000吨的炸弹投到了敌人头上。由于持续紧张和过度劳累,加上难以忍受的酷热和潮湿,米切尔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紧接着一场疟疾使他的体重下降到只有52公斤。

米切尔的职务被内森•特文宁陆军少将接任。哈尔西请求尼米兹批准让米切尔暂时离职休养,康复后重回南太平洋执掌航母特混舰队,他知道皮特一定会喜欢的,这是每一位海军飞行员梦寐以求的岗位。但珍珠港和华盛顿另有打算。金派米切尔到圣迭戈出任一个西海岸海军航空兵部队司令官的闲置。尼米兹还特意致函圣迭戈,“暂时让他先挂个名,一旦恢复健康就立即返回前线。”在西海岸无所事事地钓了几个月鱼之后,第二年重新出山的米切尔并未如愿回到南太平洋,因为那里的战事已基本结束。他直接到中太平洋出任了快速航母特混舰队司令官——该舰队几乎囊括了美国海军所有航母兵力,将直接跨越中太平洋向日本本土发起进攻。和特纳一样,战争后期的杰出表现为米切尔赢得了“矮子凶神”的唬人称号。看来想出名不但要好好干事,还要选好在哪儿干、跟谁干。陆军那边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艾克尔伯格和乔治•巴顿。

接下来离开的轮到了哈尔西一直宠幸有加的参谋长。金和尼米兹甚至作为文官的海军部长诺克斯一直对勃朗宁心怀不满。哈尔西以满嘴跑火车著称。几位领导一致认为,安排一个老成持重的参谋长一定能更好地保护哈尔西,避免出现类似“在1943年结束对日战争”之类的尴尬,进而影响他的“光辉形象”。哈尔西坚决抵制对勃朗宁的调动,甚至在诺克斯答应将其晋升少将的情况下依然拒绝放人。最后还是金上将更老到一点,他用新航母“大黄蜂”号舰长职务为钓饵成功钓走了勃朗宁,这下哈尔西再不同意实在说不过去了。华盛顿海军航空局坚决反对让勃朗宁出任这一炙手可热的职位,但金坚持,“只要立马让他从哈尔西身边消失,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毫无悬念,酗酒成性的勃朗宁在新岗位上干得一塌糊涂。舰上所有人被他骂得狗血喷头,却连自己犯了什么错都不知道。一次因一点小矛盾最终酿成的大冲突导致两名水兵落水身亡,军事法庭判定勃朗宁渎职。当时任航母特混舰队司令官的米切尔中将借机建议将勃朗宁解职,得到了斯普鲁恩斯——他在中途岛海战时已经对勃朗宁深恶痛绝,只是碍于战况紧急不得不用才竭力忍受——尼米兹、金和诺克斯的一致赞同。作为海军航空战专家,勃朗宁之后到了一个陆军参谋学校,以普通教员的身份度过了战争剩余岁月。此情此景,让老酒蓦然想起了同样郁郁不得志的罗彻福特。

金为南太平洋战区提供了三个参谋长候选人。哈尔西最终选择了轻巡洋舰“丹佛”号舰长罗伯特•卡尼上校,之前他一直在梅里尔少将手下与日本的“东京快车”战斗。入选原因是他在三个人中是最年轻的。卡尼对弃船登岸出任参谋长工作非常失望,但他还是在7月26日平静接受了任命,毕竟晋升少将对每一名校级军官都是极大的诱惑。卡尼很快适应了新岗位,后来他称自己的团队是“哈尔西的进攻策略部”,并且觉得和哈尔西一起共事的那种自在感“比在马戏团还要有趣得多”。

闲话少叙,书归正传。7月16日,格里斯伍德登上扎扎纳滩头,从赫斯特手中接过了地面作战的指挥权,这是他接任帕奇出任第十四军司令官之后首次真正接受炮火的洗礼。岛上的形势异常严峻。北部利弗塞奇上校的作战远远落后于计划,目前只是做好了攻击巴伊罗科的准备。在不断改善后勤补给工作并调兵增援的同时,格里斯伍德将第二次总攻的时间定在了7月25日。在此期间,海军陆战队第九守备营的15辆斯图亚特轻型坦克登陆扎扎纳,将在第二次进攻中发挥积极作用。

尼古拉斯号救起神通号的两名水兵

伯克

伯克和米切尔

美军补给有所改善